文风诡异,摇摆不定,脑洞过大,可能有毒,服用需谨慎。

© _小白二喵_
Powered by LOFTER

杀了我,治愈我(八)


11.

那是在陆启昌二十七岁的时候,当时他还是金三角里威名赫赫的陆军爷。

有一次出任务,随手救了一个被绑架的小孩儿,那小孩被抓了好几天,灰头土脸可怜巴巴的,脏的像个小泥猴,根本看不清模样。

他喂了几口吃的,这孩子就像没脑子似的他当成英雄一样屁颠屁颠跟着。

年轻时候的他更是爱玩,带着个小孩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这孩子听话又讨喜,总用那种崇拜而认真的眼神看着他,极大程度上满足了他的英雄情结,送他回家也实属顺手之劳。

没想到后来竟出了意外。

这群绑匪倒也执着,估计是看中了这孩子背后金灿灿的背景,说什么也要把他掠走。

正巧赶到陆启昌交接任务的当口,这伙人突然出现,让对方以为是这边布置的陷阱,就下令开了枪。

一瞬间枪林弹雨。

这愣头愣脑的孩子不知死活的向他这边冲,被身后的绑匪抓了回去,还对着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大喊叫他哥哥快跑。

他想了想,一狠心,还是决定把他抢回来。

双拳难敌四手,刚把他护到怀里,这匪徒就举起了匕首,本准备硬扛,没想到小孩竟用手腕挡了一下,血哗哗直流。

对方有点傻眼,他借着这个空当背着小孩赶紧跑远了。

前后两伙追兵,陆启昌马不停蹄的赶了三天的路,抄的全是没有卡哨的森林小道。

许是那孩子替他挡了那一下,一向冷心冷肺的他难得的细心体贴,一路上把他护在身后,在小孩发烧的时候,还特意搂到怀里,折腾了一宿。

他把两人的脸抹的脏兮兮的,让本来就狼狈的小孩看起来更是可怜。他也没怎么嫌弃,一心就是想着要把他安全送到家。

孩子的父母来接的时候,向来洒脱的陆启昌竟有些舍不得。

那孩子更是眼含热泪哭咧咧的追着他跑了一路,他愣是没狠下心,只能站住身,轻轻的擦掉小孩的眼泪。

他板着脸又哄又吓的,最后孩子终于妥协,约定好陆启昌工作完成就来看他。

临走的时候小孩儿挺不好意思抱了他一下,告诉他,他叫小江,他家就在不远的应城,他等着陆启昌回来找他。

陆启昌当时看到小江害羞的模样,就在想,隔着泥灰仔细看看,这孩子的眼睛长得倒是挺不错的。

后来被人追上的时候,他反而有一丝庆幸。

他一心想着,幸亏已经把小孩送回家了,然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他这次伤得很重,在病床上九死一生的躺了大半年。每次给小孩打电话全是空号,按照地址去找,被告知已经搬了家。向周围人打听,说这户人家早就不跟这住了。

陆启昌愣了一阵,心里也明白家长的考虑,自己一个兵痞子,总和人家的小少爷联系也不怎么好,估计半大的小子健忘,也早就忘了他。

因为伤病过重,陆启昌也就从前线退了下来,在香港新上任,忙着处理黑帮那点事儿,路上救的这个可爱的小孩也就慢慢的被他遗忘。

没成想…

他盯着手机照片里男孩的模样,与记忆里那个紧紧抓着自己衣角倔强的小孩竟渐渐重叠起来。

陆启昌一个人枯坐在走廊里,从深夜直至黎明。

第二天一早,陆启昌沾湿了毛巾,轻轻的给武江擦拭身子。

感觉到他的手指轻轻的颤动,陆启昌迅速抬头,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身前,小心翼翼观察对方的脸色。

武江睁着眼睛,神情茫然,空洞的盯着天花板。

陆启昌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低声问询:“醒了?还有没有哪不舒服?”

武江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盯着他,鼻翼嗡动,眼圈瞬间红透。

陆启昌伸手去擦他摇摇欲坠的眼泪,却被人狠狠的推开:“你这个骗子!”

陆启昌看着他愠怒的表情,带着陌生的孩子气,有些发懵:“怎么突然生气了?”

武江怒视着此时呆头呆脑的陆启昌:“出去!我不和你说话!”

陆启昌琢磨了半天,想起昨天何怀跟他说过体内还有其他人格的话,试探性的开口:“武江?”

果然,武江听了这话更生气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把人直接推出病房,然后扑通一下把自己砸在床上。

陆启昌碰了一鼻子的灰,赶紧打电话向何怀求助。

然后陆启昌才明白,此刻在床上扭过身子背对着他表示自己愤怒的人,是武江第三个人格—那个被自己遗忘的十六岁的少年,小江。

陆启昌推开病房的门,试探性的开口:“小江,饿不饿?我给你买点饭吃?”

那人趴在床上毫无反应。

“生气的话,就打我两下发泄发泄,饿着肚子可不成…”

武江还是没吭声。

陆启昌看着他倔强的背影,想到当年自己离开时,小孩憋着泪与自己约定好很快就见面。

没想到,这场见面,竟让他等了十二年。

陆启昌缓步走上前,蹲在武江的病床前,慢慢开口,声音诚挚而温柔:“小江,是我错了,我让你等着我,是我的不对。这次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好不好,等你什么时候愿意理我,我再履行我当时的约定。好不好?”

床上的人轻轻的动了动。

陆启昌安安静静的注视着他的背影。

没过一会儿,武江就猛地转过身来,满脸泪痕,像被雨水浇湿的小狗,浑身湿漉漉的看着你,看得你心都化了,身子骨也软了。

陆启昌像当年一样,伸手摸了摸他有些杂乱的头发。

武江盯着陆启昌,终于忍不住整个人扑到他身上,像等了很久一样,搂着他大哭了起来:“启昌哥哥,你终于来了…你不知道我等了你有多久,爸爸蹲监狱,妈妈为了不让人找到我们悄悄搬走了,我怕你找不到我,我特意每天冒着危险蹲在原来的家附近等你…”

“可是到后来我被人抓走了,你还是没来…”

“我一个人真的好害怕啊…”

陆启昌心里钝钝的疼,眼前这个孩子太会戳他的肺管子。

他安抚的拍着武江的后背,直到他停止抽噎的声音。

他的睫毛被泪水打湿,黑亮的眼睛亮晶晶的。陆启昌心神一动,刚要凑过去,就听到武江的声音:“启昌哥哥,我饿了。”

哦,这个不解风情的未成年。

陆启昌只得收敛起他的心猿意马,把刚刚叫的粥递给武小江。

武江呲牙笑了笑,然后就大口大口的把满满一大碗粥迅速打理干净。

“我这还在长身体,所以我得多吃点。”

看见陆启昌一直看着他,武小江有些害羞的摸摸头,不好意思的解释。

陆启昌忍笑:“嗯,你确实还在长身体。”

武江心满意足的躺在病床上,突然开口道:“我有一个朋友,特别喜欢你。”

“朋友?”

“不对,其实是两个。”武江表情很笃定:“虽然那个怪大叔没说,但是我知道,他和蜘蛛一样,总去偷偷看你。”

“对了,蜘蛛就是我那个朋友,是我把你介绍给他的…”

陆启昌想到最开始蜘蛛对他说的话,感觉有些微妙。

果然,他还是和这个朋友见面了。

武江翻了个身,直勾勾的看着陆启昌:“不过,你还是最喜欢我,对吧?”

陆启昌又有了那种心头肉被人不断亲吻的感觉。

他故意做出为难的模样:“这个嘛…”

武江一瘪嘴,邀功似的伸出手:“你快看看我手上的疤,后来结痂的时候可疼了!”

武江骄傲的补充:“咱们可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

陆启昌看到他手上的疤痕,很长很深,尽管时间久远,也能看出当时的严重程度。

这应该就是当年小孩儿为自己挡的那一刀吧。

他突然想起武江每次开心的时候,都会不着痕迹的摸一摸,心头万千滋味涌起。

陆启昌一把人搂过来,轻轻亲吻他的唇角,却被武江一惊一乍的躲开。

武江紧紧捂着被偷袭的嘴唇,眼睛瞪的大大的:“你!你!你!你亲我干嘛啊!”

他忘了,眼前这个还是个未成年人。

陆启昌的道歉毫无诚意,他捏了捏武江小小的耳垂:“嗯,情不自禁,我下次注意!”

武江臊的满脸通红,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不知是挡住涨红的脸蛋,还是挡住火热的耳根。

在陆启昌的注视下,武小江想了半天才磕磕巴巴的开口:“那什么,就算你喜欢我,你下次也不可以直接亲我。”

陆启昌忍笑:“那我应该怎么样才能亲你呢?”

武江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他:“必须得到我的允许才可以。”

陆启昌故意压低声音:“我现在就想亲你了,可以吗?”

他成功的看到武江刚褪色的耳根又一点一点的红了起来。

刚准备放弃,就看到武江转过头来,眼睛亮晶晶的:“可以,不过就一下!”

言罢,就撅起嘴,紧紧闭着眼睛,就好像小孩子索要亲亲一样,傻得要命。

不对,他现在就是个小孩子。

陆启昌承认自己简直就是禽兽,对着十七岁的孩子也能下得去嘴。

不过他更不想连禽兽都不如,所以不顾恋童癖的污名,捧着武江涨红的脸,直接狠狠的亲了上去。

“如你所愿…”

金色阳光透过病房的窗口照射进来,拥吻的两人的身影看起来那么亲密。仿佛,他们的生命,就是为了拥抱彼此而存在。

陆启昌离开他的唇,轻轻啄吻,从额头,到眼角,到鼻尖,再到嘴唇。突然感觉到怀里的人缓缓的流出了眼泪。

陆启昌吓得手忙脚乱,却被那人猛地的抱住,带着失而复得的力道。

他听到怀里传来一个声音,那是成年男性的,有磁性的,好听的声音。

是武江的声音。

“陆启昌,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陆启昌松了一口气,反手抱住他。

其实这才是我要说的。

武江,你没事,才真的太好了。

—TBC—

第三个人格出现啦~武小江好萌~😭

特意让陆启昌的回忆的轻描淡写,因为对于他来说,当年的武江确实只是他生命中的过客,他会救下无数的人,武江只是其中一个。可对于武江来说却不一样,陆启昌在他最危险的时候中救了他,像个英雄一样,又给了他承诺,紧接着家境突变,在苦难之间就只有这么一个希望,长期下来,感情就渐渐的变成执念了…


武江的心里其实很复杂的,这些人格出现的具体原因,我前面治疗的过程中有有暗戳戳的说过,后续会写到的~

评论 ( 40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