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风诡异,摇摆不定,脑洞过大,可能有毒,服用需谨慎。

© _小白二喵_
Powered by LOFTER

可遇不可求的事(五)

师哥重生梗,脑洞,勿上升真人,he

可遇不可求的事(五)

自从经历上次跨年时胡君突如其来的求婚后,刘晔就一直处于飘忽迷离的状态,每次想起自己当时接过戒指那一刻又哭又笑的蠢样,他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天啊,我还能更丢人一点?

刘晔默默垂泪。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是局外人阿关发现,男主角刘晔同志总是在发懵的状态里带着一股莫名的喜气洋洋。

之前那个有点忧郁气质的小蓝宇,已经彻底二得不像话…

候场的时候就坐在躺椅上,低着头对着手指头上的戒指傻笑,拍戏的时候摘下来,小心翼翼的揣兜里,然后一下场又马上掏出来带上。

乐此不疲。

阿关有一次劝他把戒指放起来,正在低头抿嘴乐的刘晔马上抬起头,目光炯炯,有种诡异的坚毅感:“那绝对不行,这是...”

说一半就又低下头,极力克制抽动嘴角的欲望,然后又神秘兮兮抬起头,却又是喜不自胜的:“算了,你不懂...嘿嘿嘿...”

其实这种小问题对于关导演来说并不影响大局的,真正让他头疼的是在正式拍戏时刘晔那追随崇拜的表情,以及闪着光掺了蜜的眼神…

这场戏你们是在吵架,不是在谈情说爱,ok?

刘晔你总娇羞的一低头闹哪样?

你以为我没发现你喜滋滋的偷看你师哥!

阿关很无奈,他试探性的让胡君跟刘晔提提意见,可人家胡君老师无所谓的一摆手,潇洒极了:“他喜欢就让他这么干嘛,大不了再多拍两条...”

大不了在多拍两条?你以为胶卷不要钱哒?

还有你,看你这副忠犬宠溺状我就生气,你当我没注意到你拍戏时盯嘴唇,摸大腿,还动手动脚的那一副时时刻刻痴汉脸的熊样?

秀什么恩爱?你们以为我没有男朋友?

关导演内心的吐槽刷了一整屏。

看着他们这样,关导演却总是在怒气冲冲的控诉之后却又摇摇头无奈却又开心的笑着。

还能怎么办?

普天之下,最难得的就是那有情相知之人。

日子在军烨二人惨无人道的虐狗过程里渐渐过去,两人默契日益加深,除了需要克制彼此痴汉的眼神,一切都顺利极了。

很快就要到杀青的日子。

随着那一场死别之戏的到来,胡君逐渐开始紧张起来,他想起上辈子时自己的无法抑制的悲恸,不自觉抬手捂住了嘴唇。

刘晔看他如此,便几步跑过去,笑眯眯的:“紧张啦?紧张跟哥说,哥给你点刺激你一定能演好!”

“嗯,是紧张了…”

不过不是怕演的不好,是怕我演的太好。

“诶呀,放心吧!我一会儿…”

“你不用去…”胡君打断他。

“不行…”刘晔的态度很坚决,胡君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也知道他不可能让步。

“去可以…”胡君软化了态度,“不过不许不穿衣服躺那,这冬天这么冷,给我穿的厚成点的!”

“知道啦!跟我大爷似的,磨叽!”刘晔翻个白眼,蹦出句东北话。

“你小子,这不差辈儿了?”胡君说一半,然后凑过去,压低声线:“这种乱辈分的话得留在床上叫…”

“你可赶紧准备戏吧!”刘晔大力推开胡军坏笑的脸,大步走开。

胡君在他身后放声大笑,刘晔却也没害臊,猛地回头,做了一个鬼脸:“就怕你在床上腰不好!胡!大!爷!”

他把每个字都咬得很重,表情带着小坏,胡君脸色一下子就僵住了,被笑得得意的刘晔留在原地,彻底体味了一把什么叫风水轮流转…



尽管刘晔的打趣让胡君放轻松许多,并且他还提前许久反复心理建设,可推开那扇冰冷房门的一刹那,他还是瞬间崩溃。

冰冷的环境,雪白的床单...

还有,在那里紧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安静的他...

前世今生纷纷乱乱的记忆如暴风雨一般瞬间袭来,有破裂的碎片夹杂其中,像锋利的刀子一点一点,凌迟着他的心。

胡君一步一步走过去,每一步都像走在曾经胸口的裂痕上,他想起上辈子的分分合合,他想起他晶莹的泪,他想起他得知...

在那些没有他的日子里,他崩溃,他绝望,他无力,他心如死灰。

刘晔,刘晔,刘晔...

胡君在心底反复默念刘晔的名字,恸哭出声。

整个剧组现场安静的可怕,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只能听见胡君绝望似末路野兽般的哭嚎,声声泣血,似乎在燃烧着自己刚硬而深沉的灵魂…

大家都哭了。

可只有刘晔不能哭,他只能静静的躺在那里,听着爱人崩溃绝望的哭声,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

胡君,胡君,胡君…

“ok!”阿关的声音一响起,刘晔就迅速从床上跳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跳到胡君身边,他看着从未在自己面前如此脆弱的胡君,心跟着揪成一片。

他不知该做些什么,只能傻愣愣的蹲在胡君身边,抬手环住了呜咽的胡君,把头轻轻的放在他的肩上。

整个房间很静,他能听到彼此纠结缠绕的心跳声音,像一首永不分离的主副歌,缠绵悱恻,动人至极。

到后来,他看到窗口娜娜不可置信的眼神,却也是一动不动,坚定的环紧手臂,眼睛里闪动着,不知从哪来的光。

这场戏拍完后,没几天就杀青了。

大家吆喝着一起聚餐,酒席间你一杯我一杯都喝得醉醺醺的,刘晔更是被灌的发懵,直愣愣的靠在胡君身边,然后对着他的耳畔小声嘟囔:“我拿你戒指可不是就...就算我答应你了...”

“那你不答应我成天见儿的瞅着你的手指头傻乐什么?”胡君看他这喝醉了还不忘讨地位装男子汉的模样笑得开怀。

“我...好吧,就算是我答应你,那我收了戒指,也...也不算是辣什么...”刘晔大着舌头说。

“辣什么是哪什么?”胡君学着他的声音逗弄。

“你给我戒指,我也不是辣个...辣个..”刘晔平常说话就不利索,此时喝多了更是有点短路。

“到底哪个?”

“就是说!我不是你媳妇!咱们俩!是…是平等的!”刘晔被自己磕巴得心烦,索性扯着嗓子一股脑喊出来。

即便剧组人都喝了不少酒,可这一个个贼的都跟人精似的,一听到媳妇就都回过头去看。

只见刘晔脸色通红,醉眼迷离,整个人扑腾站起来,却又软趴趴的栽到胡君身上,像只憨憨的大树袋熊。

“你们…别…别瞎看...”刘晔对着齐刷刷转过来的八卦脸小声嘟囔,有点害臊,却也没离开。

而胡君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环紧了搭在刘晔肩膀上的手,侧过头:“当然是平等的…”


剧组一众人冷漠脸,又齐刷刷的把头扭了回去。

靠!又在秀恩爱。

单身狗们受到十万点暴击。

饭后就是例行的卡拉ok嚎叫时间,大家都吵吵闹闹起哄,要咱们的主演们唱首歌,阿关把麦克递到刘晔嘴边,吓得他软趴趴的连连摆手:“我...我不会唱歌...”

“你就唱你最擅长的那首...”胡君突然道。

阿关瞬间安静了,眼神复杂的看向嘴角带着一丝笑容的胡君,递话筒的手渐渐缩了回来。

气氛隐隐约约有些压抑,大家都没说话,只有刘晔傻兮兮的抬眼望去:“哪首?”

“就你以前给我唱的…”

“别唱这个,太伤感了…”阿关摘掉眼镜,悄悄逝去眼角的泪。

“我唱的?”

“嗯,就你最拿手的那首…”

“哦!”刘晔恍然大悟般,一步三晃的走到点歌台前,熟练的点出那首他最擅长的保留曲目…

《葫芦娃》…

关导冷漠的带上眼镜,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敢情刚才白煽情白伤感了,人家俩口子还在状况外呢。

也对,蓝宇虽然结束了,人家军烨可还刚刚开始。

伤感个什么劲儿?

于是大家就看喝的丧失理智,把压抑隐藏许久的本性暴露出来的刘晔,扯着嗓子,撕心裂肺的嚎叫:“葫芦娃!葫芦娃!一个藤上七个瓜!”

如此简单的儿歌,居然一句都没在调上!

如此魔音穿耳,那边的胡君居然还能一副他好可爱好天真好诱人好想上的痴迷宠溺表情?

关导演彻底无力了。

说好的伤心别离呢?说好的工伤十五年?说好的虐恋情深呢?

诶?我为什么说“说好的”?

工伤十五年什么鬼?

关导演疑惑,关导演心里苦。


—TBC—

这章关导实力酱油…
一干正事就产生浓浓写文欲望的我…乳齿勤劳…中间有一句是送给大家的:
883虽然结束了,人家蒸煮的幸福生活早就开始了!
今天晚了…明天再捉虫~

评论 ( 22 )
热度 ( 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