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风诡异,摇摆不定,脑洞过大,可能有毒,服用需谨慎。

© _小白二喵_
Powered by LOFTER

可遇不可求的事(三)

师哥重生梗,半架空现实向,甜?向,he,纯自己脑洞,请勿上升真人!轻拍!

写在前面:
应树树催更😂😂😂今天其实也算是有肉?的…不过算用另一种方式写的2333…想起了梁羽生…
不过发现只要了现实向都不能完全傻白甜,总要解决一些问题才可以放心大胆彻底的在一起…不过文中除了军烨以外不管什么角色都是打酱油的,都是为两人在一起做铺垫的,都是为两人甜甜甜做准备的~可放心食用!!


《可遇不可求的事》


5.
第二天一早,刘晔醒来的时候身边有点凉,他回手去摸,被窝里空落落的。

他起身洗漱,路过窗口时,却看见窗外分外蓝的天空。

北京城昨夜似乎是下过雪,整片天被洗涤的分外澄澈,上面还挂着浅浅的白云,游弋漂浮。

整片天空像是碧波荡漾的贝加尔湖,安静而温柔。

刘晔想起胡君的眼神,也是这样的平静而深情,像深不见底的湖水,里面盛着满满满当当的柔情。

他就情愿溺死在这一潭深情中,无路可逃,却又甘之如饴。

他总隐隐约约的觉得,自从那天两人吵架之后,胡君似乎变了,变得更包容,更沉稳,也更情深。

少了分征服欲望,多了分真情流露;少了分年少轻狂,多了分成熟老练。

而不变得是他对自己的情欲。

刘晔依稀记得在被两个男人之间赤裸欲望燃烧的深夜里,他的额角滑下火热的汗,一滴一滴,灼烧着自己被撕扯的灵魂。

在迷蒙中,他看见了胡君的眼睛,那里充斥着清晰的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意,这让自己产生了一种被吞噬榨取的错觉。而彼此热度的交换,让自己的内心翻腾着澎湃的海洋,又或者是燃烧着璀璨的星辰。

在到达顶点的那一刻,他似乎听见宇宙最深处的秘密。

那声音隐隐绰绰的,吸引着他一步一步沉浸在真空里。他的身体洪荒中穿梭,他的灵魂在黑洞中遨游,他一切的一切,都交付在这个广袤而宽广的世界里。

他想在此刻生存,又想在此刻死去。

高潮过后,他整个人空落落的瘫在胡君的怀里。他真真切切的听见了之前那神秘的声音,深深浅浅的,从胡君的胸腔深处传来,和自己急促的呼吸紧紧纠缠在一起,形成浩瀚却缠绵的共鸣。

那一刻,刘晔清晰的看见向死而行的飞蛾,壮烈的投身于炽热灼人的火种,彻彻底底的燃成了灰烬。

正在刘晔不着边际的乱想时,阿关的电话打了过来,他赶紧飞速洗漱,裹上羽绒服,一路上缩着脖子,哆哆嗦嗦的跑到片场。

此时胡君早就上好了妆,正坐在软椅上候场。

刘晔一眼就看见他,大步走过去,站在他面前,把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扔到他身上,嘟嘟囔囔的抱怨:“师哥,你今儿个怎么不早点叫我起床,这都晚了。”

胡君歪着头,眼神在他腰臀之间扫了一圈,带着深意笑了笑:“我怕你休息不好...”

刘晔被一激,就脑袋一热,梗着脖子,张嘴道:“您这年龄还没说休息不好,我怎么能…唉…昨天我其实啊…根本就没…”

他把后半句话咽回去,装作欲言又止的样子:“唉,不多说了,你还是好好保养吧...”

“行啊,你小子,忘了怎么求我的时候了?”

胡君看他装腔作势的小模样,笑着伸手去环他的腰:“看来你这保养做得不错,这不,都用在嘴皮子上面了...”

“公众场合注意点...”刘晔笑着推开胡君的手。

两人正说笑着,可刘晔却在扭头的一瞬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睁大眼睛,不自然道:“嫂...嫂子...”

胡君闻声跟着回头,却看到她正在身后,似已经站了许久。

胡君瞬间有些恍惚,一时间,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措手不及的当年。

混乱,争吵,逼迫,威胁...

那段时间像一场错乱的悬疑电影,每一帧都夹杂着焦虑与伤感。

身后的刘晔僵直了身体,胡君侧过身,安抚般抓住他的手,那人惊慌的挣脱,却也被他牢牢的攥住。

他看向刘晔,眼神坚定而坦荡。刘晔目光闪动,带着纠结和希冀,最终也回握住他的手。

十指纠缠,紧紧相扣。

胡君转过身,看着面前的女人。

她的脸上带着愤怒与悲伤,皮笑肉不笑的面目有些狰狞。

可即便这样,这张脸也和记忆里的每一张都不同,如今她正是好时节,面容姣好,风华正茂。

此时的她未曾错过,也未曾过错。

胡君突然想起了上一世。那时候两人都老了,她鬓发雪白,容颜不再,苍凉眼泪顺着皱纹流淌,平淡而痛苦的说自己后悔了,为曾经的一切后悔了。

胡君瞬间就释怀了。

孰是孰非,谁能说得清呢?孰功孰过,谁又能算明白呢?

就算是曾经把他苦苦捉弄的命运,如今不是也给他一个重来的机会么?

现在是最好的现在,而过去,早就是无谓的曾经。


想到这他仰起头,语气平静:“今天有你的戏?”

“嗯...刚到这,今天最后一场,你不知道?”她勾了勾嘴角,眼神里却没有笑意。

“恩,不知道...”胡君淡淡的回答。

“呵,胡君,你可真行...你们…”她盯着两人交握的手,一步一步走到他们面前,压低声音,愤怒的质问。

刘晔动也未动,只是紧紧握着他的手,垂着头,可睫毛下面的目光却坚定而执着。

胡君抬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等会你拍完这场戏,就跟我回趟祖宅吧…”

“胡君…你真是疯魔了…”她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TBC—


逃不开的zs…orz我每次提起来都很隐晦啊…人设不符咱们轻拍啊…在这个半现实向的文里我会让所有人都很善良,问题都很好解决…😂😂😂
不过这虽然是个傻白甜重生文,但我也尽量让不同阶段军烨的性格变化以及时间线都对上…我还记得我说好的军烨大事件合集呢…😂😂😂

评论 ( 54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