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风诡异,摇摆不定,脑洞过大,可能有毒,服用需谨慎。

© _小白二喵_
Powered by LOFTER

可遇不可求的事(二)

师哥重生梗,脑洞过大,勿上升真人,甜向,he~



3.


这天夜里,胡君拉着刘晔做了一次又一次,凶狠至极,却也缠绵至极。

他曲起刘晔的双腿,狠狠地冲撞着。让他漆黑的瞳孔渐渐泛上晶莹的泪水,让他倔强的嘴含糊的叫着自己的名字。

让他被自己支配,深陷情欲;让他被自己拥有,辗转臣服…

似乎只有在激烈的性爱中,才能感受到包裹着自己的性器那灼热的温度,才能看到映着自己表情那泛雾的眼眸。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才能相信这一切并非梦境。

一夜未眠…

第二天清晨,刘晔睡得很熟,打着小呼噜,脸颊一鼓一鼓的,像偷食的大仓鼠。

胡君侧过头,仔仔细细的盯着他漆黑的睫毛和鼻尖的浅浅的小痣。

他们离得是那么近,近到他一伸手,就能环住他坚韧的腰;一低头,就能吻到他翘起的唇。

近到不可置信,近到不敢想象。

曾经他在梦里无数次构建这样的场景,可也曾在无数次的清晨里全盘崩溃。

而此时此刻,胡君仍不敢入睡。

他怕像以前的梦境一样,自己醒来从最美好的时刻醒来,却又在一瞬间坠落。

一切皆是一枕槐安,一场空欢喜。

他颤抖着出手,轻轻地勾勒着刘晔的轮廓。

抚过他乱糟糟的头发,抚过他坚硬的眉骨,抚过他略瘦的脸颊以及倔强的嘴唇,每一分动作都细致且温柔。

刘烨的眉间舒展,没有紧皱的眉头,没有粗糙的皮肤,没有岁月折磨留下的痕迹,没有命运刻下的伤痕。

他现在还很年轻,满脸青涩,即使睡着,嘴角还带着笑意和希冀。

因为那些发生在无边的岁月里,曾苦苦折磨彼此的故事尚未发生。那些决绝的爱恋,狼狈的分手,绝望的伤害都未曾开始。

没有在奋不顾身后彻底失望,没有无边无际的苦苦等待,没有在漫漫长夜里辗转反侧,也没有在茫茫尘世中空留自己一人…

他还是那个勇敢倔强的大男孩,而自己却已经不是当初不敢正视自己感情的胆小鬼。

一切都是崭新的,一切故事都未曾书写。

胡君把刘晔整个人紧紧的环进怀里,感受着他年轻鲜活的温度,下颌抵在他头顶,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刘晔,没有什么事情,会比你还活着更加美好。


第二天的戏果然是迟了。

两人到片场的时候,各部门早就准备就位。

关锦鹏饶有兴致的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嘴角带着丝了然的笑意。

胡君面不改色的接过剧本坐到化妆镜前,翘着二郎腿,一副坦坦荡荡的样子。

刘晔可没他那厚脸皮,闹了一个大红脸,眨着大眼睛支支吾吾解释半天,却还是在阿关我什么都懂的眼神攻势下,低着大脑袋坐到了胡君旁边。

“都怨你!”刘晔压低声音,狠狠的瞪了胡君一眼,似嗔似怒。

胡君侧过头看他,笑眯眯的,偏偏语气还很正经:“不是吧,昨天晚上我...”

“行了行了...你小点声!”刘晔赶紧打断他,生怕说出什么别的来,警惕的四周望望,眼珠乱转,机警的小眼神可爱极了。

胡君很久没见到这样的刘晔。

在上辈子,即便到了后来两人和好之后,那时刘晔年纪也逐渐大了。不像当年一逗就脸红,说什么都当真。偶尔有的时候,还能反客为主,调笑调笑他什么村口胡大爷之类的。

如今看到当年的他,还真的是新鲜的很。

“怎么了?昨天晚上我们对词不是你要求的么?你为人这么敬业还这么低调?”

刘晔瞠目结舌的看着胡君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脑袋飞速运转了半天,也没想出怎么回击他。

一切反动派果然都是无耻的!

刘晔抿着嘴,把身子转过去,去找看热闹压着笑意的化妆师上妆,强迫自己把胡君调侃的笑声抛到脑后。

今天这场戏是悍东出狱后,在晨间那场激情戏。

上辈子拍这场戏的时候,本是说好的借位。

可刘晔整个人钻到被子底下,大脑袋就在自己的胯部下方。湿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上面,从被子钻出来的时候面色潮红,表情中带着天真的欲望。

当时早就忍不住了,就主动地狠狠地吻上了他的唇...

不过在剪辑的时候,阿关觉得自己的表现太过火,就把第二次刘晔主动的那个版本剪到了正片里。当时他调笑刘晔的投怀送抱,因为这个,刘晔气得给阿关打了电话,却被无情的挂断...

想到这,胡君扑哧笑出了声音。

刘晔闻声回过头看他,看他眼神若有所思,笑容坏极了。他以为胡君还在笑自己,就愤怒的磨了磨牙,把手里的剧本扔到一旁。

胡君,你等着!


4.

正式开拍。

刘晔找好机位,穿着睡衣,拿着水从外面走了过来。

“这么早就起来了?”胡君曾把《蓝宇》反复观看了无数遍,台词表演早就熟记在心里。刚刚一进入拍摄现场,他就很快就找到了状态。

“有点渴。”刘晔上床,打开被子,整个人钻进胡君的怀里。

“是不是我让你睡得不好了?”胡君揽过身边的刘晔,盖着被,低声在他耳边说道。

“嗯,怎么会?”

“这两天我一直在想,我一搬进来,把你的生活全给打乱了,要不然,我在外面先找个地方住?”

“掉了个纽扣...你嫌这房子太小?”

“这房子你一个人住刚好,我搬进来...”

“搬进来就容不下你了?你能有多大?”

“我?我年纪比你大,什么都比你大呀。”胡君悄悄地用腿磨蹭了一下刘晔的下身,眼角微弯,藏着点坏意。

刘晔翻身压在胡君身上,眼神里带着胡君熟悉的他每次要使坏时就会出现的光,整个眼睛都亮晶晶,他盯着胡君,略带挑衅地说道:“什么都比我大,好像不是吧?”

“你干嘛?”胡君顺着台词往下说,和刘烨对视着。

“量量你有多大!”刘晔垂下睫毛,盖住使坏的眼神,整个人蠕动着钻进了被子里。

胡君深吸一口气,刚准备按照剧本继续演下去,却猛地睁大了眼睛。

被子里的人隔着睡裤,调皮却挑逗的咬住了他的...

那勾人的气息瞬间打到他的xing器上,湿润而温热。刘晔一边用牙齿轻轻研磨,一边用长腿若有若无的摩擦。

刘晔从未给胡君用过嘴,因为胡君怕他觉得委屈,从未提过这要求。可刘晔也不知今儿个为何,竟鬼使神差的想对他使坏。

他的力道虽掌握不好,深深浅浅的。可却带着青涩和生硬,给胡君带来一种别样的诱惑。

而靠近的镜头却有一种另类的刺激,这种私密被窥视的隐晦快感让胡君几乎是立刻就硬了起来。

根本不用表演,完全真实反应。

胡君仰着头深深的喘息,身下的人还带着青涩却仍尽心尽力的挑逗。他闭上眼睛,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

那个人从被子里钻了出来,表情仍如旧时一般,天真中带着别样的诱惑:“大起来了,怎么办?”

“怎么办,我来告诉你怎么办!”胡君猛地翻过身,把刘晔整个人压在了身下。

刘晔的清澈的眼神像一把小勾子,勾得他心痒难耐。身下涨的发疼,他控制不住的低下头,狠狠地吻上了他的唇。

牙齿噬咬,舌尖描绘。他的凶狠的扫过刘晔的唇齿,逼迫他的舌尖与自己追逐纠缠。

胡君整个人肆意的压在刘晔身上,感觉到身下的人的身体逐渐发烫发热,而胸前那一点被自己擦过时,眼神就瞬间变得迷离而茫然。

他压制着刘晔的后脑,克制不住般加深这个吻,侵略性十足。

身边的摄像机和工作人员似乎已经消失不见,整个天地间只能听见两人急促而缠绵的呼吸,只能看见他们甜蜜而凶狠的亲吻。

茫茫天地,只剩下他们彼此,辗转反侧,抵死厮磨。

直至关导的第三遍cut声传过来,刘晔才清醒过来。慌乱的推开胡君。

他下床的时候尴尬的轻弯着腰,掩饰着自己身下的激动。红着脸站在显示器旁,低着头,露出的坚韧美好的脖颈。

胡君咬着牙别开眼神不去看他,紧紧盯着屏幕,貌似认真的听着阿关的点评:“你们这次的interreaction有点太过了,胡君你的表情要控制,不要太直接,刘晔下次你来做主动,那种效果可能会更好...”

接下来的一条两人都中规中矩的,不敢有一点过火,完全标准的按照剧本完成了这场戏。

只是身下的火气的不到纾解,这一整天的拍摄胡君都尽量和刘晔的肢体接触,控制着自己的欲望。

到了收工的时侯,刘晔忐忑的看了一眼身边那人,心中后悔不已。

就他做男人这么多年的经验来说…

禁欲的男人是可怕的…

被迫禁欲的男人是更可怕的…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挑逗然后再被迫禁欲的男人是更更可怕的…

完了…我好像玩大了…

嘤嘤嘤…

好心疼今晚的致己!

—TBC—


我不是卡肉的人,所以这之后是没有肉的~(●°u°●)​ 」不过后续会有肉?吧?(并不敢立flag)


评论 ( 39 )
热度 ( 7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