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风诡异,摇摆不定,脑洞过大,可能有毒,服用需谨慎。

© _小白二喵_
Powered by LOFTER

可遇不可求的事(一)

军烨同人,师哥重生梗,脑洞略大,勿上升真人~开端有点小小的虐,后续就是甜甜甜(●°u°●)​ 」想想都觉得好开心~


               《可遇不可求的事》


后海有树的院子,夏代有工的玉,此时此刻的云,二十来岁的你。

                                     —冯唐


1.

胡君最近总会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

那些事情曾被他压在心底,散发着浅黄色旧时的暖光。

他以为这些事情早就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模糊变淡,可他无力却庆幸的发现,这些压在柔软蚌壳里的浊沙,早就被自己的心血灌溉成难得的珍珠。

明亮温润,一如那人的眼眸。

那一双眼睛牵绊他这么多年,直至现在也无法忘怀。

是啊,多少年了。

这么多年过去,自己早已经老了。

前一阵子一个人去爬香山,还未爬到山顶,就已经气喘吁吁。

他当时咬着牙强撑到顶峰,站在最高处,放眼望去,一片沉郁茂盛,一道青山绿水。

面对这开阔赤裸的天地,胡君突然想起自己求而不得的一生。

他自认俯仰不愧天地道义,回首不愧身边之人。

他对不起的,就只是那一人而已。

胡君闭上眼睛,耳边有风呼啸刮过的声音。

他感觉那人似乎就在自己身边,毫不介怀的笑的开心,比比划划着略带得意的向自己显摆,一如当年。

“师哥,这不是我说,你看没事来爬爬山钓钓鱼多好...”

是啊,多好。

天宽地阔,景色如画。这里的一切都很好,除了你不在。

胡君突然想起一首很老很老的歌,歌名已经记不清了,可有一句词儿他一直记在心里,不能忘怀。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风起云涌,松波如水。胡君一动不动的站着,面无表情,无悲无喜。

可也许是风太大、太急,吹得他的眼睛发痛,有苍老的眼泪从酸涩的眼眶中流出来,然后迅速蒸发在空气里。

自那日从香山回来,那人的脸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胡君眼前。

傻笑的,哭泣的,幸福的,委屈的,青涩的,成熟的...

这天晚上,胡君拿出了珍藏着摆在柜子上层的《蓝宇》,一帧一帧的仔细观看。

随着电影的播放,曾经的一幕幕一桩桩就如同老式的胶片在眼前回放,破碎的片段逐渐被拼凑完整。

电影结束后,胡君手里握着遥控器,靠在沙发上,似沉沉的睡过去,平稳安详。


2.

胡君觉得自己这一觉睡的甚是荒谬。

他感觉自己被破碎的光影围绕着,深陷在一片黑暗的泥沼中。而那片段不断重组,分散,再重组,构成一幅光怪陆离的光幕。

自己站在这幕布前,鬼使神差的伸手轻轻触碰,却被一股强大的引力吸了过去,身体融进光影中,可脚下却是一片空洞,整个人迅速坠落…

胡君猛地坐起,尚未从梦境中脱离的他额角挂着虚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仰着头靠在沙发的靠背上,却感到背后坚硬的触感。他侧过头,却猛然愣住了。

他身后靠着的不是家里柔软的床头,而是那种剧组里简易的铁架床。自从在多年以前演完蓝宇之后,他便未再住过这种简陋的床铺。

蓝宇...

蓝宇?!

这床怎么这么眼熟?这屋子怎么这么像拍摄蓝宇时给自己安排的临时住处?

胡军紧紧蹙着眉,瞳孔放大,不可置信的翻身下床,他站在地上,慌乱的扫视所处的房间。

胡君翻箱倒柜,正要寻找日历,却有一个人推开了房门,并伴随着熟悉的香港口音:“阿军啊,不要因为这么点小事气不过啊,和刘晔吵什么架,拍摄进行不下去,我可以放三天假给你回家休息一下...”

那人注意到胡君的不对劲,疑惑的看着死死盯着他的胡君:“干嘛啊?发什么呆?”

胡君似乎听见耳周轰鸣的声音,尖锐的,刺激的,不断作响。眼前是久违的清明,可头脑却无比混沌。他一步一步走到那人面前,嘴唇颤动,试探性的询问:“阿关?”

“怎么了?拍戏拍傻了?”关锦鹏推了推眼镜,带着调侃和些许疑惑,没成想却被面露震惊的胡君猛地抓住了肩膀:“现在是什么时候?”

“已经下午了,你们昨天吵完架你就睡了,一直到现在...”

“我问你是什么年份!”胡君猛地提高声音,瞪大眼睛,满脸诧异与焦急。

“2000年...还没过年...你怎...”

“刘晔呢?!”胡君急切的打断他的话。

“在楼下蹲着呢,还在生闷气...”

“喂!你跑什么?”

“喂!”

胡君把阿关的叫喊声甩在身后,猛地拔起长腿,快速跑出去。他顺着记忆里路线,迅速穿过长长地走廊和层层旋转的楼梯。这一路上他脚步匆忙,撞到了不少熟人,他却也是置之不理。

到了楼底下,胡君猛地推开厚重的防盗门,外面的阳光蓦然照射进来,他被那阳光覆盖住,整个人陷入了虚幻的光影里。

即将见到那人,胡君的脚步却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是梦?非梦?

胡君深吸一口气,一步一步的走出去,每一步都像踏在虚幻中,那么沉重,又那么无力。

看到刘晔的那一刻,他的脸色错综复杂,似悲似喜,似哭似笑。

刘晔就蹲在墙角,离胡君不到两米的地方,正低着毛栗子似的头,摆弄着手里的打火机。

胡君曾无数次在梦里勾勒出他的身影,可却从未像此刻一般真实。

曾经两人之间横亘永远无法跨越的生死,而此刻自己竟几步就能走到了他的面前。

想到这,胡君脚步渐缓,慢慢停了下来。

刘晔抬头看见了他,大步走过来睁大眼睛瞪着胡君,面露愠色,粗着嗓子吼道:“不是说请三天假回家陪嫂子去了么,你现在过来,是来上我这报道?用不着,我告诉你,就算我跟你有过什么,那也就是男人之间那点破事...”

胡君不发一言,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刘晔,眼睛里隐隐透着些许水光,有万千情绪涌动,复杂交错。

刘晔被这种眼神看的不自在,声音也渐渐小了下来:“你少来这一套,我们之前的事情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你以后回去...好好过日子...我...”

胡君缓缓伸出手,轻轻触摸刘晔温热柔软的脸颊,一寸一寸,眼神炙热而贪婪。

是真的,不是梦,不是幻觉,是活生生的他。

刘晔别扭的闪躲他的手掌,却被他猛地揽在怀里,环着的手臂一点一点收紧,把刘晔箍得生疼。

他不住的挣扎,想逃开胡君深情的陷阱。可胡君温柔而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像蛊一样,让他动弹不得:“别动,晔子,让我抱一会儿...”

透过他的声音,刘晔感受到了他炙热拥抱下的不安,刘晔倏然安静下来,眨了眨眼睛,默默的把双手的环上了他坚硬的后背。

刘晔突然感觉脸颊两侧有湿润的触感,他讶异的发现,那竟是胡君的眼泪。

那泪水烫的吓人,蕴含着无尽的温存和缠绵。

在北京寒冷的冬天里,这灼热的温度显得无比独特,无比宝贵。伴随着胡君一声声“晔子”的呢喃,刘晔似乎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风停了,雪住了,冰化了,花开了。

那久违春天,就要来了。



—TBC—


好久以前就想让师哥重生了~让他们早点意识到自己的感情,让他们的故事早点发生,这一切会不会有所不同?
铺垫过后,后续就是甜甜的剧情啦~昨天你们那些什么各种play简直太污…小晔子好像现在还接受不了诶😂😂😂
长短不一定,写多少算多少吧😁

评论 ( 59 )
热度 ( 115 )
  1. anna4153_小白二喵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