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风诡异,摇摆不定,脑洞过大,可能有毒,服用需谨慎。

© _小白二喵_
Powered by LOFTER

反派守则

没逻辑没条理,有毒有雷!完全是瞎写的,慎入!再说一遍,这不是演习!慎入!


《反派守则》
1.
刘烨是这个世界的大boss。

吃饭,睡觉,打主角。这是写在刘烨人物设定里,他必须要做的事情。

他有一个威风的名头:刘•库里呀呀一德马•烨大魔王!

他的属性为火华,掌握了这个世界最奇妙的异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是这个世界最接近神的人!

没有人!不为这个名字!颤抖!

可作者很懒。

她只交代刘烨是个坏人,可她并没有认真写刘烨除了做坏人以外到底还能做些什么。

所以在没有自己出场的日子里,刘烨空虚,刘烨寂寞。

刘烨只能在作者给自己搭建的库里呀呀一德马领域里养养花,种种菜,偶尔还会炒个小葱爆鸡蛋。

刘烨后院的小葱是整个领域里长得最茁壮,口味最正宗的葱。

这是他最得意的事情。

在寂寞如鸡的日子里,刘烨除了翻翻看烂了的反派守则外,还会照照镜子,欣赏自己英俊的脸。

“魔镜啊魔镜,我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气的人?”

“…”

拿错台本了!不对不对!重来!

“天呐?!镜子里面的人难道真的是我吗?我的眉眼是那么温柔多情!我的鼻梁是那么英俊高挺!我的嘴唇是那么性感迷人!刘•库里呀呀一德马•烨坠漂酿!”刘烨抱着镜子喃喃自语,泪眼朦胧,鼻涕一把泪一把。

嘤嘤嘤!乳齿完美!红颜祸水有木有!乱世佳人有木有!

刘烨每天都在自怜自爱中渡过。后来有那么一天,刘烨正在刷库里呀呀,把首页里所有夸自己的库博都用小号“留叶坠漂酿”点了赞。

你们呀,有眼光!

刘烨正得意着,一个长得就很像坏人身边的小跟班贼眉鼠眼向刘烨禀报:“报告大王!我听说有人在外面传言您长得丑!”

“叫我库里呀呀一德马大魔王!”刘烨翘着二郎腿,晃晃荡荡的,傲娇的抬着着俊美的脸。

“是,报告库里呀呀一德马大魔王…”

“是谁这么狗胆包天?!”刘烨飞速的截过话,毫无耐心。

“是胡君!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他竟然污蔑您的美貌,咱们必须要除掉他!”

“那他是主角么?”

“…额…好像是吧?”

“好!那我们出发吧!”

就这样,等了很久的反派终于要登场了…


2.

胡君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他是一名穿越者。

他觉得这个世界无聊透了,跟所有看过的穿越玄幻小说一样,毫无新意。

这里也是个异世大陆,人人都修炼法术。这大陆里也有个大坏人,是世界的主宰,叫了个怪名字,刘什么什么烨…

唉,难记,就叫刘烨算了。

胡君是个real洒脱的男子。

他每天的日程就是,吃饭,睡觉,练练功…

偶尔拍个漂亮的妞,偶尔去跟雇佣兵去魔兽森林打猎,得来的金币就去换酒喝,喝完酒有时候还会胡言乱语。

那天看到了一个美男子的画像,正是平日里总跟他抢美女关注的那种,酒劲儿一来,随口胡说,丑死了!

他没能想象到,这三个字给自己带来了不小的劫难,还正是这个世界最可怕的劫数—桃花劫。

胡君见到刘烨的时候在一个秋风萧瑟的夜晚,那天风特大,雨也特大。

一个身影背对胡君站在悬崖上的高石上,头顶明月,衣䘧猎猎作响。

“你可叫胡君?”那人侧过头,是完美的四十五度,月光打在脸上,静静仰望忧伤。

“正是!”胡君只觉得大雨滔天的站在那么高的地方纯属装哔—,可是架不住对方造型摆的太认真太诚恳,还是回了一句。

“哈哈哈,终于把你找到了,小子,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那人插着腰,看起来很做作的仰天大笑三声,念完词就跳下石头,脚一滑,紧接着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甩了甩头发。

“…”胡君觉得这个世界都不正常,很无语的看了那傻狍子一眼,转过身要走。

“诶!诶!你别走啊!”那人在身后大喊,“这剧本说好不是这么演的!你看看本子,你应该愤恨的攥着拳,大喊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才对!”

月光下,胡君看清了声情并茂讲台本的那人,是那日画里的美男子,大眼睛长睫毛,翘屁股长直腿…

啧啧,画师诚不欺我!

就是脑子好像有什么毛病,果然人无完人。


3.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刘大魔头都阴魂不散的出现在胡君的生活里,兢兢业业的完成着自己的反派任务。

胡君吃饭,他蹲在一旁认认真真抠脚,胡君忍了。

胡君睡觉,他扯着粗嗓子唱跑调情歌,胡君忍了。

胡君练功,他嘟嘟囔囔说这不对那不对,胡君又忍了。

胡君拍妞,他挂在房梁上偷看,还评点小胡君的粗细长度持久度,这胡君忍不了了!

事关性福生活的大事,胡君可是绝不含糊。

“我说你丫是不是有病,成天见儿的怎么就跟我过不去?”胡君带着火气吼道。

刘烨蹲在床边,托着腮,一本正经的说:“这是规定,我必须得完成,你就该干嘛干嘛,等到时候任务结束了,我就走了。”

“艹,你丫脑筋是死的?你他妈的拄着个腮帮子瞪着你那双小狗眼睛盯着我,我怎么办事啊?都让他妈让你看阳痿了!”想起在这两天里屡次被惊吓的小胡君,欲求不满的大胡君火冒三丈。

刘烨完全忽略重点,只是眨着黑漆漆的大眼睛,把脸凑过去:“我这眼睛是在这个世界里,最动人最美丽的眼睛,才不是像狗眼睛,你看!你看!”

胡君盯着近在咫尺的脸,突然有些口干舌燥。

可能是因为这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他连对面那人扇子一般的睫毛都看得清楚,那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扇的他头晕。

“不像吧?”刘烨翘起唇角,得意的笑了,眼睛里好像闪着光。

胡君突然觉得,这傻小子好像也没那么讨人嫌了。


4.
自此以后,刘烨成功的get到了搞定胡君的新技能。

每当被他纠缠的胡君,在失去耐心要开口上京骂的时候,刘烨总用他无辜的像小狗一样的眼神看过去,目光软软的,漾着水。

每到这时,胡君似乎都能看到他身后晃荡着的狗尾巴,带着招人疼的小劲儿。

所以胡君也就随了他去。

除了略聒噪些,生活似乎与往常也没什么区别。

后来有那么一天,胡君要去遥远的巴拉伊斯大陆寻宝。

正准备要走时,他突然想起了蹲在家里那个表面凶巴巴实则傻兮兮的反派。

就给留了个字条,嘱咐刘烨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没事别乱翻别人的墙头蹲人家床脚。

可没走多远,天空中就出现了异火燃烧的景象,长空万里,火烧无际。

《每次出门都会看见家里的反派在作妖》,胡君好想大声唱出这首歌。

胡君火急火燎的赶回去,到家时,看见刘烨正怒火中烧的砸着家具。砸一个,坏一个,绝无虚发。

“刘烨!你丫作什么妖呢?”胡君急急忙忙的把他手里的西亚渤泥王朝的青花瓷抢下来。

“…你你你你…刘烨看着抱着青花瓷的胡军,磕磕巴巴的,还瞪着眼睛,一副气急了的样子。

“我什么我?”

刘烨扯着嗓子:“你丫就是个王八蛋!”

“艹,我怎么就是王八蛋了?”胡君也烦了,粗者嗓子反问。

刘烨盯着他愣了一阵,表情好像冷冷的,可细微的小八字眉透露着难以忽视的委屈劲儿。

然后猛地转身,避开胡君的视线。肩膀还一抖一抖的,连呆毛都耷拉下来。

“你哭了?”胡君不确信的问。

“我哭个屁,我才…”刘烨嘴硬道,可啪嗒啪嗒的水滴声传在练武人耳朵里,分外清晰。

胡君掰过梗着脖子的刘烨,果然眼圈都红了,水汪汪的,被眼泪打湿的脸黏糊糊的,却还倔强的抿着嘴,小模样可怜极了。

“怎么哭了?”胡君的声音特别温柔,让刘烨不自觉的被顺了毛。

“你…是不…是要跑了?我离不开这领域,你害怕我这个反派,你就要跑了…”刘烨哭的抽抽嗒嗒的,觉得丢脸极了,就把脸埋在了手心里藏起来。

“我给你留了字条,出门几天就回来,你没看到么?”

“…我…不识字…”

“……”

“你别出去瞎说啊,当年扫盲的时候,我不想学习,就躲了起来…”

“好吧…”胡君无奈的摸了摸面前毛栗子似的大头,叹了一口长长的气。

“你真好…”刘烨抬起脸,咧开嘴,噗呲一声,笑出了一个圆圆的鼻涕泡。

“…”胡君叹气的声音更长了。


5.

于是刘烨作为一名反派,完美的完成了在主角崛起的前期为主角成长道路增添阻碍的任务。

可是刘烨最近很不开心。

他突然发现了有些事情和剧本上写的不太一样。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

胡君照例去魔兽森林打猎,刘烨蹲在家里等他回来,准备抢他收获的魔晶核。

那天的雪下的铺天盖地的,刘烨看着白茫茫的天地,做出了一个违背反派守则的决定。

看他那么辛苦,这次的魔晶核,就让给他好了。

刘•库里呀呀一德马•烨做出了这个决定后心脏抽搐的疼了一下,他知道原因,就也没太在意。

可胡君披着雪花推开门的时候,却带回了一个陌生的女子。

女子柔弱的蜷缩在胡君的怀里,小小的一只,长得挺漂亮,和五大三粗的刘烨一点不一样。

刘烨知道,主角命定的女猪脚,粗线了。可刘烨不知道的是,他为什么会有点生气。

他比划着要抢胡君的魔晶核,要是胡君像平常一样,主动交给他还笑眯眯的,那他就不生气了。

可胡君冲他瞪了眼睛,提高了嗓门,还说他不懂事,态度粗鲁极了。

作为反派的刘烨本不该委屈,可在他摔门离去的时候,刚刚疼过的地方却疼得更厉害了。

真是的,我还是第一次违背反派守则呢。


6.
自从那天,胡君把那妞从山里带回来之后,刘烨就跟消失了似的,连着七天都没出现。

胡君觉得浑身不自在,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连那妞都浑身是毛病。

腿不够长不够直,皮肤不够白不够滑,睫毛不够长不够黑,眼睛…

眼睛就更不用说了,谁的眼睛能比刘烨的眼睛好看?

咦?我什么要跟他比?

躺着的那个是妞!刘烨是吗?

刘烨他…才不是…

…其实…是不是也没所谓…

什么没所谓!怎么穿个越连性向也变了?

不就是为了甩开梦里那个被他这样那样哭哭唧唧的傻子烨,才把刚那妞拍回来,怎么看见他类似吃醋的举动,就马上就美得把妞都忘了?

真没出息!

一向随遇而安的胡君突然陷入了难得的情感困境里。他在库里呀呀上一连发了多个动态:

【感觉爱上了自己的死对头怎么办?】

【看死对头越来越可爱怎么办?】

【对其他女人硬不起来怎么办?】

【死对头是男的怎么办?】

【对其他男的也硬不起来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瞬间他的库里呀呀就被引爆,一条条回复从手机里弹出来。

从一堆何必秀恩爱和果然死基佬的回复中他看见了一个简短有力的留言,虽然短小,但是很精悍,很劲爆。

“喜欢他,那就强奸他!”

胡君揉了揉鼻子,觉得这个回答倒是很有道理,可行!


7.

所以几天后,刘烨被找了很久的胡君嘿咻嘿咻的晕了过去,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刘烨作为这个世界里的绝对大反派,竟受到了被压在身下恩恩呀呀的奇耻大辱!

他咬着被角嘤嘤嘤了一阵,怎么也没能忽略身下小菊花悲惨的哭泣,稍微动弹,还有小胡君留下的眼泪羞耻的流出来…

他暗暗运了火华功,要好好的教训这淫魔一番。

可看见胡君熟睡的侧颜,伸出去的手却是轻轻的放在他的脸上,鬼使神差的顺着他脸颊,滑到唇角,轻轻的磨拭,被睡梦中的他抓住,吧唧亲了一下。

刘烨咧嘴傻笑一阵儿,没理刚刚一闪而过的疼痛,呲着一口白净的小牙。

唉,都是命运,可不是我主动违反的守则哟!

刘烨喜滋滋的想。

于是他们两个就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日子,白天我对着你嘿嘿嘿,晚上一起嘿嘿嘿。

你嘿我来你嘿我,你嘿我来你嘿我…

每天胡君都搂着刘烨亲亲抱抱,揉揉捏捏,顺便打打小怪兽,赚点小经验。

两个人还把刘烨原来的库里呀呀一德马土特产代购发扬光大,有刘烨的武力支持,刘烨牌小嫩葱瞬间称霸整个蔬菜市场。

这日子简直太幸福了!

如果忽略无良作者为了虐待可爱的读者们而写下的主角成长道路上必经阻碍的话。

那可能才叫真正的幸福。


8.

刘烨最近一直很忧虑。

作为本书的大boss,那无良作者为凑够字数更文而洒下的天雷狗血,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还有三天,就是主角杀了自己这个在设定中曾屠了他满门的这个大恶人的日子。

虽然他什么也没做过,可是他还是被这样认定了。


他无力而清晰的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作者才是。

每次违背反派守则的时候,自己都会感觉到体内能量的流失,以及无法抵抗难以忍受的疼痛。

不能帮助主角逃离故事设定!

不能对主角动任何恻隐之心!

不能做一切有益于主角的事!

不能…不能…不能…

设定里要求,在一个月前,他应该杀了主角满门。


到了那日子,他神智不清的陷入混战,可到最后一步,他似乎看见胡君温柔轻笑着的脸。

于是,停手,拔剑,狠狠的斩断自己经脉。

可他醒来的时候胡君的家人还是死了。

刘烨倒在血泊里,看着莫名爆体而亡的尸体,陷入了深深的无力和恐慌中。

他知道,在今天,自己被主角杀死之前,主角会在自己手里受到很多很多很可怕的伤。

刘烨很害怕。

因为即将受伤的不只是主角,还是胡君,他的爱人。

想到这,那该死的守则又在发挥作用,刘烨的心疼的厉害,双手用力的压住胸口,可还是疼的厉害,让他的眼泪成串成串的留下来。


9.

三天后,胡君果然来了,带着那把传说中的上古神器—古月宝刀。

胡君似乎也陷入了什么守则的束缚中,眼睛赤红,紧握着弯刀,狠狠划破长空。

刘烨断了的经脉还没长好,又被刘烨提前狠狠斩开,此刻手腕处血肉模糊的,煞是可怖。

刘烨咬着牙,点燃异火。那火焰在手心里灼烧着,隐隐有焦味儿传来,刘烨借着疼痛带来的清醒,向胡君走去。

胸口处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脸都扭曲了,一步一步,像踩在刀尖上。

终于到了胡君身前,他捧住他的脸,猛地吻了上去。

他没能注意胡君震惊悲怆的表情,也没能考虑自己的命运。

他直直的冲着胡君手中能斩天断地的宝刀,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

刘烨疼得想哭,灵魂和肉体都好似剥离开来,整个人被撕裂般的痛楚从体内传来。

他感觉自己好像倒在胡君怀里,被他紧紧抱着,隐隐约约的,听见他在哀嚎恸哭,眼泪打在自己身上,火辣辣的灼伤自己的灵魂。

在意识消失之前,刘烨似乎想起了那本惹人厌的反派守则。

曾经翻到最后一条时自己嗤之以鼻,如今看来似乎是一语成谶。

不要爱上主角。

我从未爱上主角,我只是爱上了一个人。

无论他是谁,我爱的就是他,也能只是他。

无论斗转星移,无论天涯海角。何时何地,何种身份,我都爱你。


10.

胡君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彻彻底底。

他曾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却还是输的一塌糊涂。

其实这篇文章很狗血。

胡君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反派。

在作者原本故事的设定里,刘烨是一个走上了错路的主角,在修炼魔功火华功时,出现了幻觉,走火入魔。

他给自己编写了一个反派守则,并严格遵守,违背时,异火火华就会主动灼烧自己的心脉。

而胡君才是让刘烨意识到自己走火入魔的真正大boss。

在原本故事情节里,刘烨在意识到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后,他选择放弃原来的功法,破而后立,从此走上了修炼的康庄大道。

并在故事的最后杀死大反派—胡君。

可胡君根本不甘心,他不甘心被编写的命运,不甘心自己必死的结局。

所以他布了一个局,那里面藏着爱情的天罗地网。

可胡君没想到,爱情这张网,除了网住了单纯的猎物,还把织网人困在中央,无法自拔。

所以在和刘烨最后交锋时,他本想按照原本故事的走向,反派被猛然醒悟的主角杀死,让自己尘归尘,土归土。

可是刘烨却死了。

死的出乎意料,死的惊天动地,死的让人…撕心裂肺…

他本不应该死,他本应该好好活着。

胡君曾经觉得那作者的笔是逃不开的命运,撰写出他永不能挣脱的囚笼。可今天,他想为自己好好活一把。

生由不得我,可我这条命,到底死不死,却还是随我愿的。

刘烨,碧落黄泉,我都伴着你。



11.

作者这天打开电脑。

自从上次更文到主角和大 boss最后决战之后,就断更了好久。

读者群里一直在催更,所以在今天晚上懒洋洋的打开文稿,却发现故事好像和记忆中有些不太一样。

怎么全让我写死了?记得后续主角应该继续修炼和女主角相爱相杀才对。

算了,可能是记错了。

反正大家都在求甜,也不怕雷,就发完这段之后让他们重生吧。

作者靠在沙发上,叼着薯片,无所谓的敲着键盘。

可她却不知道,在她的手指间,一个新的故事就此开始了。


尾声.

刘烨醒过来的时候被在街上飞驰的铁盒子吓得够呛。

嘤嘤嘤…这是哪里,好口怕…

难道这是反派守则给我的终极惩罚?胡君欧巴,哦都剋?

刘•库里呀呀一德马•烨茫然的站在街边,紧张兮兮的拽着衣服,时刻准备把体内的异火燃烧起来。

“喂!”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刘烨猛地转头,一个鼻梁上支着两个圆圆透明物什的胖子笑眯眯的冲自己乐:“帅哥,你想拍电影吗?”

“哥不姓帅!我也不会拍什么电影,我只能拍库里呀呀掌!”刘烨很警惕的瞪着眼睛,呲着小牙威胁道。

“拍一部特别牛的电影!不是和什么库里那种外国人合作,和咱们中国本土的明星胡君合作,这个电影一定会火!你愿意试试吗?”胖子兴奋的手舞足蹈,圆脸都涨红了。

“和谁合作?胡君?”提到这话,刘烨敏感的竖起耳朵。

“对,就是胡君!他最近很红的,他就是每次露面都会提他要找他爱人的那个怪咖,不过演技真的不错,人品也好,现在还很火,你跟他合作…”

“好!我就拍…拍你那个东西!不过你得先带我去见见那个胡君…我得看看是不是他…”刘烨截过胖子的话,迫不及待的谈条件。

“太好了,他就在对面公司,我们见面仔细聊聊?”

“行!对了…你刚刚你要让我拍…拍什么?”

“拍电影啊!名字我都想好了!”

“电影?是一种功法么?”刘烨搔搔头,“算了,你刚说这个电影名字叫什么?”

“蓝宇!”



就这样我们的反派或者说主角开始了边拍电影边搅基的康庄大道,至于和胡君的见面之后的后续嘛,这个作者懒得写了,大家自己脑补吧…


_END_

完全是瞎写的,想到哪写到哪,就为了火车上瞎开的脑洞…纯娱乐…轻拍…我遁走…

评论 ( 38 )
热度 ( 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