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风诡异,摇摆不定,脑洞过大,可能有毒,服用需谨慎。

© _小白二喵_
Powered by LOFTER

《监视器》痴汉攻x痴汉受

有点污,军烨人设架空。脑洞有点大~要甜的同学们,我来兑现我的承诺(●°u°●)​ 」没逻辑没逻辑没逻辑,有肉有肉有肉,发现自己还是码肉码的快~快来表扬我~有dirty talk慎入!勿上升真人!我党自用!

《监视器》痴汉攻x痴汉受
1.
已经一整天了。


刘晔通过从窗缝中渗出的光线变换推断,从昨晚在会场外被绑架直到现在,已经整整24个小时。


从一开始的恐惧,到焦躁,到愤怒,到麻木,再到现在的崩溃。


除了必备的三餐以外,他没有任何和外界交流的机会。


被囚禁在这日夜颠倒的幽暗空间里,愤怒的质疑或咆哮,都如石沉大海般无音无讯。


他感觉自己正站在悬崖边缘,身边不断回响着猎猎的风声,身后成群的野狼咆哮着,发出阴鸷的吠声。自己被垂涎的幽绿的目光盯着,崩溃只在一瞬之间。


“他妈的,让我出去!”刘晔踹向厚重的铁门,力道迅猛,震得整条腿生疼,可那门却纹丝不动。


“艹!艹!艹!”刘晔癫狂的摔碎周围所有的物什,用脚狂乱的踩着,狂吼着脏话,像一只疯狂的狮子。


“别摔了!”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低沉沙哑的声音,掺杂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命令感。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刘晔激动又愤怒:“你是谁?你他妈的到底要干什么?你人又在哪?”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出去么?”


“废他妈话!”刘晔怒极。


“那就脱下裤子,自wei给我看。”那人说得很轻松,像让人去吃个饭一样简单。


“……艹!你他妈的是变态是不是?还是我哪个对头让你干的?他出多少钱,我给双倍!”刘晔沉默了一阵,又气急败坏的说。


“呵,你愤怒的声音听起来真性感…”那人低低的笑了。


“…你真他妈是变态…”刘晔咬着牙,从牙缝里逼出几个字。


“随你怎么说,做还是不做?”


“…你确定要放我出去?”


“当然。”


“…好…那我做…”



2.


别紧张,别紧张。


就像演戏一样,这不过是一场只有一个观众的激情戏,没什么好羞耻的。


刘晔反复安慰自己,可还是在房间的灯打亮的那一刻,抑制不住骂娘的冲动。


那是一个类似于探照灯一样的玩意儿,挂在房梁中央,正正好好照在他正坐着的黑色皮椅上。


而那灯光像一道白色的光圈,正把他整个环在里面,像极了舞台中央的聚光灯,而他,就在这聚光灯下…表演…


艹!变态!


“别磨磨蹭蹭的!”低沉的声音从房间一角发出来,刘晔这才看清,房间四周都挂着监视器,正对着他。


他能清晰想象,坐在监视器那边的人正眯着眼看着自己,眼里发出兽欲的光。



http://s.t.tt/RrQ077这里是肉


音频结束,谢谢收听。


夜,总是很长。

评论 ( 43 )
热度 ( 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