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风诡异,摇摆不定,脑洞过大,可能有毒,服用需谨慎。

© _小白二喵_
Powered by LOFTER

爱无反顾

爱无反顾(三)


7.
聚少离多简直是演员情侣的代名词,愚人节见过后,两人又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见面。

春台在新浪上作妖发些双关的微博,还在私底下常常有些怒其不争的教训他,说什么真把自己当蓝宇之类的话。

一边两遍还好,说多了刘晔有些恼羞成怒“滚你丫的,你懂个屁!”

刘春脸上的嗤笑让刘晔耿耿于怀。

他知道自己这份爱情见不得光也来不得祝福。

在早年间流言蜚语好听的难听的都传到过自己的耳朵里,无非就是被压的之类的话。

当面指着自己羞辱都忍了过去,还有什么忍不了呢。

从一开始愤怒的想要挥拳头,直到无所谓的笑笑,刘晔觉得自己早就百毒不侵了。

可是现在不一样,现在和师哥在一起,自己被指指点点无所谓,可师哥不行。

所以刘晔在一个晚会后台的卫生间里,听到一个狗仔对胡君性向似真似假的言论时,愤怒的伸出了拳头。

“不知道被胡君艹多少遍了,还出来替他装个屁啊?”那人擦了擦嘴角的血唾骂道。

“我艹你大爷”刘晔拿起手中的凳子奋力的向那人砸去,伸出长腿猛地踹过去。

常姐和保镖把两人分开时,刘晔的脸上已经挂了彩。

“还真他妈以为谁都不知道你们那破烂事,欠艹的*货。”那人唾骂道。

“我怎么样,我自己清楚,用不着你来评价”刘晔挣开常姐,抓住那人衣领,一字一句道“至于我师哥,你更他妈的没资格。”

回到后台时,刘晔气的手抖。冷静下来,叮嘱常姐处理干净。

晚会结束后,刘晔看到了在场馆外等着的胡君的车。打开车门,坐进去,扶了扶遮挡伤口的墨镜。

“你怎么来了没提前告诉我一声?”刘晔有些心虚的咽了咽口水。

“我听说你跟别人打架了?”胡君沉着脸问,“伤哪了?”

“唉…小事…就我揍那小子了…根本没受伤。”刘晔夸张的说。

“因为什么?”胡君拿下他的眼镜,边检查边问。

“…没因为什么啊…就跟你说小事了…”刘晔应付道。

“刘晔!”胡君加重语气,声音沉下来“你跟我说实话”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又不是我主动招惹他的,冲我瞪什么眼睛啊!”刘晔也有点急了。

“晔子,你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跟我说的?”胡君努力缓和语气。

“我都说了是小事了,为什么你一定要问下去呢?”刘晔梗着脖子大声说。

他不想让师哥知道别人的评价,怕他听到这些话会委屈,会生气,会…后悔…

“刘晔,不就是别人在背后说的那些闲言碎语么?告诉我又能怎么样?我会因为别人的看法而改变什么吗?”

胡君的语气越来越重,“你还是不肯信任我!从我开始认识你到现在,你就没肯信任过我!”

胡君这句话有些重了,刘晔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嘴唇轻嗡“我怎么不信任你了?”

“刘晔,我们将来是要一起面对更多的事情,你要是还是藏着掖着像过去一样,我们根本没办法…”

“像过去一样?过去就是九儿就是康康,就是你的一场又一场的绯闻!”刘晔猛地打断。

车里的空气一下子凝固的像粘稠的胶,只剩下对视着的两个人粗重的呼吸。

胡君移开眼神,盯着雨刷,抿着嘴唇,胸膛上下起伏,“今天讨论不出什么结果,我先送你回家”

“我一个男人还用你送?把我当什么?”刘晔下车猛地关上车门,大步离开。

车外的冷风呼啸着,车子里也带着冰冷的寒意。

胡君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紧,终于猛地砸在了一侧,车子发出尖锐的鸣笛声,他猛地踩下油门,把背道行走的刘晔落在身后。

天,似乎更凉了。

评论 ( 17 )
热度 ( 22 )